• 您当前位置:首页 >> 队伍建设 >> 理论研究

    认罪认罚量刑建议未被采纳的合理性分析—评宋某等四人聚众斗殴、寻衅滋事案

    2021-04-11  六安市金安区人民法院 作者:朱传忠 阅读数:15699 【字体:  【打印】 【关闭】

    关键词 : 刑事/主、从犯认定/量刑建议/上、抗诉

    裁判要点

    1、在扫黑除恶时期,宋某、汪某积极参与持械聚众斗殴,次数达三次以上,触犯刑法第二百九十二条规定,属于“多次聚众斗殴”“持械聚众斗殴”情形,构成聚众斗殴罪;宗某、张某在此期间随意殴打他人,社会危害性较大,触犯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规定,属于“情节恶劣”情形,构成寻衅滋事罪。

    2、在聚众斗殴共同犯罪中,宋某是主犯,根据刑法第二十六条规定,应当按其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汪某在聚众斗殴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根据刑法第二十七条规定,是从犯,应当从轻或减轻处罚。宗某、张某在寻衅滋事共同犯罪中均起主要作用,均是主犯,应按照其所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


    一、案情简介

    2019年12月初,胡某邀约被告人宋某,并要求其携带械具,后宋某邀约被告人汪某并携带械具,同时胡某邀约杨某等人从本市一宾馆出发前往某奶茶店门口聚集,与单某等人对峙,经谈判,双方未发生斗殴,自行散去。后在本市明珠步行街一宾馆附近,因言语冲突,胡某、宋某等人与单某等人发生斗殴,致单某一方张某头部后侧受伤。2019年12月23日,宋某等人受邀约持甩棍在本市一纹身店门口聚集并叫嚣,后“太子党”一方持棍棒从该店冲出并追砍宋某等人,致宋某等人逃窜。2019年12月24日,宋某等人与“太子党”一方约架,并在月亮岛一烤鱼店附近聚集、叫嚣,后因警察到达现场,宋某等人逃离。2019年12月中旬,宗某、张某等人尾随朱某等3人至本市红街中环新世界附近,对3人进行追撵并殴打朱某,致朱某头部受伤。


    二、裁判理由
    宋某、汪某积极参与持械聚众斗殴,其行为构成聚众斗殴罪;宗某、张某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其行为构成寻衅滋事罪。案发后,四被告人均主动投案,并能如实供述罪行,均是自首,愿意接受处罚,可以从轻处罚。宋某在聚众殴斗共同犯罪中是主犯,应当按照其所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其部分聚众斗殴犯罪未遂,量刑时可以比照既遂犯从轻处罚。汪某在聚众斗殴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是从犯,可以减轻处罚。宗某、张某在寻衅滋事共同犯罪中均起主要作用,均是主犯,应当按照其所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宗某取得了被害方的谅解,酌情从轻处罚。

    三、裁判结果
    六安市金安区人民法院于2020年8月12日作出(2020)皖1502刑初140号刑事判决:一、被告人宋某犯聚众斗殴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二、被告人汪某犯聚众斗殴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三、被告人宗某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四、被告人张某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一审宣判后,公诉机关提出抗诉,宋某、汪某、宗某、张某提出上诉。六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21年1月28日作出(2020)皖15刑终217号刑事裁定,驳回抗诉、上诉,维持原判。


    案件评析


    一、公诉机关认罪认罚量刑建议为什么没有被采纳


    本案是认罪认罚案件,一审中,公诉机关提出了对被告人宋某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被告人汪某判处有期徒刑一年至一年六个月并适用缓刑,对被告人宗某、张某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至一年并适用缓刑的量刑建议。一审法院认为公诉机关量刑建议明显不当,主要是基于以下两点原因:


    一是公诉机关未对部分被告人犯罪地位予以明确。被告人宗某、张某在本案中主犯地位十分明确,而公诉机关未对宗某、张某明确主犯地位。根据本案犯罪事实,故一审法院认定,被告人宗某、张某在寻衅滋事共同犯罪中均起主要作用,均是主犯。一审法院在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基础上,对被告人的作用作出划分,没有超出指控的事实,符合法定程序。


    二是本案发生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时期。四被告人的犯罪事实均发生在2019年,当年是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攻坚年。在此时期,四人仍然目无法纪、顶风作案,对法律毫无敬畏之心,在本市闹市区“红街”多人持械实施聚众斗殴、寻衅滋事暴力犯罪,给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及广大百姓心理造成极大冲击,严重地破坏了社会秩序,社会危害性较大,公诉机关给予被告人宋某的量刑建议偏轻,给予被告人汪某、宗某、张某三人适用缓刑的量刑建议明显不当。


    一审法院在发现公诉机关量刑建议明显不当后,依据两高三部《关于规范量刑程序若干问题的意见》(简称《意见》)第二十三条第二款规定:“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人民检察院的量刑建议不当的,可以告知人民检察院”。本案中,一审法院在认为公诉机关对汪某、宗某、张某的量刑建议明显不当后,为规范刑罚裁量权,已向公诉机关发出调整量刑的建议函,建议公诉机关与被告人重新进行量刑协商,但公诉机关没有采纳。一审法院同时依据该《意见》第二十三条第二款“人民检察院不调整量刑建议或者调整量刑建议后仍不当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作出判决”的规定以及被告人犯罪事实、犯罪性质、情节和社会危害程度,依法作出判决,审判程序合法,量刑适当。


    二、公诉机关的抗诉和被告人的上诉为什么均被驳回


    一审宣判后,公诉机关和四被告人均以一审法院量刑过重为由,分别提出了抗诉、上诉,但均被二审法院依法裁定驳回。


    公诉机关抗诉意见认为:一是原判决认定事实有错误。一审法院认定被告人宗某、张某在寻衅滋事犯罪中均起主要作用,均是主犯,认定错误,被告人宗某虽参与共同犯罪,但根据两被告人所起作用,应当认定为从犯,而非一概认定为主犯;二是本案中寻衅滋事犯罪,“持械”属于入罪构成要件,而非够罪基础上再“持械”,一审法院再以持械实施寻衅滋事暴力犯罪,社会危害性较大,有二次评价之嫌;三是根据刑法相关条款规定,对于认罪认罚案件,人民法院依法作出判决时,一般应当采纳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和量刑建议;四是根据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人民法院不采纳公诉机关量刑建议的,应当说明理由和依据,一审法院仅以被告人在扫黑除恶时期仍目无法纪,对法律毫无敬畏之心为由认定公诉机关量刑建议明显不当,无法让人信服;五是一审法院对指控的主要犯罪事实和罪名均没有异议的情况下,对四名被告人的量刑建议却未采纳。认为一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适用法律不当,要求依法纠正。


    被告人上诉意见认为:四被告人上诉理由基本相同,认为在一审审查起诉阶段,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自愿认罪认罚,与公诉机关签署了认罪认罚具结书,案发后能够主动投案并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属自首,且在共同犯罪中属从犯等,均认为一审法院对上诉人的原审判决量刑过重,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判,发回重审或依法改判。



    二审法院认为:上诉人宋某、汪某积极参与持械聚众斗殴,其行为构成聚众斗殴罪; 上诉人宗某、张某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其行为构成寻衅滋事罪。案发后,四上诉人均主动投案,并能如实供述罪行,均是自首,愿意接受处罚,可以从轻处罚。上诉人宋某在聚众斗殴共同犯罪中是主犯,应当按照其所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其部分聚众斗殴犯罪未遂,量刑时可以比照既遂犯从轻处罚。上诉人汪某在聚众斗殴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是从犯,可以减轻处罚。上诉人宗某、张某在寻衅滋事共同犯罪中均起主要作用,均是主犯,应当按照其所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上诉人宗某取得了被害方的谅解,酌情从轻处罚。原判已对四上诉人所具有的从轻、减轻处罚情节予以认定,并在量刑时充分体现,公诉机关关于“宗某、张某系从犯”和“量刑建议并无明显不当,一般应当采纳”的抗诉意见不能成立,四上诉人称量刑过重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不予采纳。原判事实清楚,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依法驳回抗诉、上诉,维持原判。

    三、强调一点,量刑建议是公诉机关的建议权,本质上仍属于求刑权的范围,不是公诉机关代为行使法院裁判权。


    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一条对量刑建议的效力规定为除法定情形外,人民法院“一般应当”采纳,这里的“一般应当”体现了对“合意”的尊重,但不是“照单全收”。法院对认罪认罚案件的量刑建议以及协商过程仍要严格审查,发现量刑建议存在明显违反罪责刑相适应原则、违反类案同判和法律统一适用、悖离司法公正或者人民群众公平正义观念、违背一般司法认知等明显不当情形的,要告知公诉机关调整量刑建议并说明理由。公诉机关不调整量刑建议或者调整量刑建议后仍然明显不当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作出判决,这体现了刑诉法规定的相互配合、相互制约,人民法院的裁决具有终局性。


  • Copyright © 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六安市金安区人民法院
    地址:安徽省六安市金安区安丰路金安区政府大院 电话:0564-3261515
    网站备案: 皖ICP备11009681号-2  技术支持:安徽雷速
  • 抖音

    快手

    微信

    今日头条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