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当前位置:首页 >> 队伍建设 >> 理论研究

    谈行政加处罚款的执行

    2014-09-22  六安市金安区人民法院 作者: 阅读数:39284 【字体:  【打印】 【关闭】

    为何要讨论行政加处罚款,一是我院在大量的行政处罚执行案件中经常遭遇;二是行政处罚法在该法条上行文不够严谨,且相关解释未跟上,常生异议;三是行政处罚法规定的加处罚款奇高,执行中反过来会导致和加大争议;四是法院、法官之间的认识与把握不一,无形中增加执行工作的难度,且因执法尺度不一,损害了执法工作的公信力。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五十一条规定:当事人逾期不履行行政处罚决定的,作出行政处罚决定的行政机关可以采取以下措施:(一)到期不缴纳罚款的,每日按罚款数额的3%加处罚款; (二)根据法律规定,将查封、扣押的财物拍卖或者将冻结的存款划拨抵缴罚款;(三)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说该法条行文不够严谨,是因为没有随后说明:以上措施单独适用,还是可以合并适用。对比“民法通则”第134条:承担民事责任的方式主要有(一)停止侵害,(二)排除妨碍......(十)赔礼道歉;以上承担民事责任的方式可以单独适用,也可以合并适用。“刑法”第34条:附加刑的种类有(一)罚金,(二)剥夺政治权利,(三)没收财产;附加刑也可独立适用。说相关解释未跟上,常生异议;是对比“民诉法”102条:诉讼参与人或者其他人妨碍诉讼可根据情节轻重予以罚款、拘留,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该法条是否可以并处,但在随后的“民诉法解释”第118条:罚款、拘留可以单独适用,也可以合并适用。而目前行政加处罚款的司法解释还未出台。说行政加处罚款奇高,是因为日3%是什么个概念,就是月90%,加之行政处罚法有申请复议或提起诉讼不影响执行之原则,不管你服与不服,处罚决定是否生效,加处罚款均从接到处罚决定十五日后起算;比如罚款一万元,你不理不睬,三个月的提起诉讼期一过处罚生效,申请执行的标的就是:罚款一万元加上加处罚款二万七千元,计三万七千元。相比较“民诉法”232条和“民诉法解释”294条:迟延给付金钱的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双倍计滞纳金,也就是月1.2%而已;我国“电力法”、“邮政法”对拖欠电费、邮资的按逾期日万分之五,也就是月1.5%计滞纳金;如果说是强调行政处罚的严肃和高效,那么在所有行政处罚中要数计划生育写进宪法、定为国策最为严肃,但《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对计生罚款规定的加处滞纳金是月千分之二;而日3%竟是月千分之二450倍。

    实践中,几乎全部的行政机关在作出罚款处罚的同时,都在处罚主文中规定“如当事人逾期不履行罚款的,每日按罚款额的3%加处罚款”,目前,还未见到行政机关在被处罚人逾期不履行罚款时,再单独作出加处罚款的处罚决定送达被处罚人的。当事人对加处罚款拒不履行,行政机关即在申请法院执行罚款处罚的同时一并申请执行加处罚款。

    对于人民法院是否应当执行行政机关的加处罚款,学术界和实务界均是一直存有争议,归纳起来主要有四种观点:

    一是不执行说。该种观点认为,人民法院对行政机关申请执行的加处罚款不应当执行。理由是:行政处罚法规定的行政机关对拒不履行行政处罚决定的当事人可以采取的三种处理措施是并列的,行政机关只能选择一种处理措施,要么加处罚款,要么自己执行,要么申请法院强制执行。加处罚款是行政机关自己的一种执行罚,是一种强制执行措施,行政机关可以自己执行,人民法院应不予执行。执行罚是指行政法上的义务人逾期不履行行政机关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行政机关迫使义务人缴纳一定比例的强制金,促使义务人自觉履行行政义务的一种行政强制执行措施。行政强制执行措施可分为直接强制措施和间接强制措施,间接强制措施又可分为代履行和执行罚。“加处罚款”就属于间接强制执行措施中的执行罚,执行罚一般适用于相对人不履行行政义务,又不适宜由他人代为履行的情况。从执行主体上看,加处罚款是行政处罚法普遍授权行政机关的一种行政强制执行权,执行主体应当是行政机关,而非法院,法律法规并没有授权法院可以行使这一权力,因此人民法院无权行使。

    二是执行说。该种观点认为,对行政机关申请执行的加处罚款应当执行。理由是:行政处罚法第五十一条已经赋予了行政机关对逾期不履行缴纳罚款义务的当事人给予加处罚款的权力,当被处罚人逾期拖延拒绝履行的,给以每日3%加处罚款,具有行政法上的“滞纳金”和民诉法上的“迟延履行金”性质,是对违法行为人迟延履行义务的一种惩罚措施,目的是督促违法行为人主动自觉地履行义务,不能随意拖延拒绝履行。既然法律规定行政机关可以加处罚款处罚,那么就可以与罚款处罚一样申请法院强制执行。行政处罚决定一经作出,就具有法律效力,即公定力、拘束力、执行力。当事人对依法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负有自觉履行和按期履行的义务,“加处罚款”是保障行政处罚依法执行的强制措施之一,若法院对“加处罚款”不予强制执行,势必造成当事人随意拖延缴纳罚款,致使行政处罚难以真正执行到位,客观上放纵了行政违法行为人,社会效果上,增加了行政管理工作的成本和难度。

    三是选择执行说。该种观点认为,对行政机关申请执行的加处罚款应当区别情况执行,法院对是否执行可行使自由裁量权。理由是:对于被处罚人有能力缴纳罚款而故意拖延履行的,应当予以执行,以起到对被处罚人的惩戒作用,促其自觉履行法律义务。对于确实因经济状况不佳、资金困难无力缴纳罚款的,可不予执行。法院在执行过程中,根据被处罚人的实际情况,灵活决定是否对加处罚款的执行,以达到最佳的执行效果。

    四是限制执行说。该种观点认为,人民法院对行政机关申请执行的加处罚款,计算加处罚款的期限应当在处罚决定送达后的三个月内,并应当扣去行政机关指定的被处罚人自动履行期间,超过三个月的加处罚款则不予执行。理由是:根据行政诉讼法第三十九条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应当在知道作出具体行政行为之日起三个月内提出。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一般来说,处罚决定从送达之日经过三个月后,当事人既不起诉又不履行的,即发生法律效力,此时,行政机关就应当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超过三个月申请执行的责任在行政机关,如果再由被处罚人承担加处罚款,实在不公平。实践中由于有些行政机关未及时通知、催告当事人履行缴纳罚款的义务,也未及时申请法院执行,从而加处罚款的数额非常巨大。例如,几年前风闻全国的北京市天价交通违章罚款案,区环保局行政处罚某私营企业锅炉烟尘污染案, 申请我院执行标的是:罚款三万元,加处罚款二十四万余元,巨大的加处罚款真是把女业主当场吓哭了。为体现公平原则,法院在执行时,对行政机关作出罚款决定之日起三个月内的加处罚款予以执行(扣除法定和处罚文书规定的自动履行期),对超过三个月的则不予执行。这样,既维护了行政执法的严肃性,起到了教育惩戒违法行政相对人的目的,也有效保护了被处罚人的合法权益,达到了促进依法行政和践进司法为民、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有机统一。在努力构成和谐社会,倡导创新社会管理机制的今天,本人赞同此观点。

    作者:张镇

       

  • Copyright © 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六安市金安区人民法院
    地址:安徽省六安市金安区安丰路金安区政府大院 电话:0564-3261515
    网站备案: 皖ICP备11009681号-2  技术支持:安徽雷速
  • 抖音

    快手

    微信

    今日头条

    微博